首页>>理论动态

美预算僵局危机影响被夸大

来源:大公网 作者:陶文钊 发布日期:2013-10-24

      10月16日晚,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终于在债务上限即将到期之时达成妥协,通过临时拨款协议可以使政府运营至明年1月15日,联邦政府在关闭半个多月后重又开张,并调高债务上限使财政部可以继续发放债券至明年2月7日,这真像一部荷里活大片中的情节,但却是在美国政治体制下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

 
  预算法案成党争工具
 
  这次僵局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恶斗的结果。这种在美国政治体制背景下发生的事情对我们中国民众来说却很难理解。美国的国会掌管政府的钱袋,美国任何级别的公务员——即便总统,即使花费一美元,也要到国会去申请。而国会由两党议员组成,如果总统和国会两院的多数党同属一党,自然各种法案的通过都没有问题。在1993-1994年的情况就是这样。但这种情况在美国歷史上并不多见。多数情况是总统属于一个党,而国会两院中只有一院的多数党与总统相同,如现在;甚至国会两院的多数党都与总统的党不同。在这两种情况下,要通过法案就会比较困难,就要在两党之间进行较多的讨价还价。而预算法案对联邦政府至关重要,因为新财年从10月1日开始,这是不可变更的。因此,反对党就会常常用预算法案作为党派斗争的工具,来要挟执政党。美国联邦政府从1977年到1996年间关门17次,几乎平均每年关门一次,最短的1天,最长的21天。这次妥协没有解决危机,而只是推迟了危机。今后几个月里,两党仍将进行激烈的较量。
 
  这次僵局有一个特别的理由,那就是医保改革法的实施。奥巴马从一上任就把医保改革作为施政重点,可以说是把他的政治资本都押上了。共和党则拼死抵抗,多次组织示威游行,在一些州里还起诉总统。奥巴马说,在美国这样一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没有实行全民医保,这是美国的耻辱。共和党说,政府不该把由民众自己决定的事情管起来,而且这会大大增加政府开支。
 
  经过一场殊死搏斗,医保改革法通过了,虽然比原先民主党的设想已经打了折扣。这可是大事。民主党60年来想做没有做成的事情让奥巴马总统做成了,这是可以名垂青史的。但共和党并不罢休,不断地对它发起进攻。在此次僵局中,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博纳把医保改革法与预算法捆绑在一起,要求把前者推迟一年实行。奥巴马和民主党决不让步。
 
  当然在预算方面,两党也是有分歧的。民主党要通过大幅度削减国防开支来减少赤字,平衡预算,而共和党反对削减国防费用,要求削减社会保障支出。两党的分歧问题都没有解决。可以设想,从现在起到明年1月,行政当局与国会之间,民主、共和两党之间还会有更多的博弈。
 
  数月内两党仍再较量
 
  美国许多民众对两党的这种恶斗已经厌倦了。民众举行了多次示威游行等抗议活动,对政府和国会都表示不满,甚至提出要把所有的国会议员都罢免掉。对共和党的不满可能稍多于对民主党。但正如有的美国学者说的,我们的政治体制就是这样设计的,要改也难。
 
  至于债务问题,美国与一些欧洲国家面临的是不同的问题。欧洲是债务危机,就是一些国家确实没有钱来还本付息了。美国不是这样的问题。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自己说过,我们怎么会有债务问题,我们要还债就印钞票好了。确实,美国一直在搞所谓“量化宽松”。美国的问题是债务上限的问题。因为行政部门能借多少债,是有法律规定的。到10月中旬,政府借的债已经达到了这个上限:16.7万亿元。如果不提高这个上限,政府将处于不能还本付息的地步,那就是债务违约。这对世界金融市场、对世界经济的影响都不可小觑,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发出了警告。现在这个危机也推迟了。但到明年2月,在债务上限问题上也还会有一场恶斗。
 
  政府在主体经济作用小

  美国联邦政府关门,使数十万联邦僱员被迫休假,使旅游业以及相关行业受到较大影响,对于美国经济復甦的效应显然是负面。但美国经济的主体是企业,是企业在市场上的运作,政府的作用相对较小,也不那么直接,以往美国联邦政府关门也没有对经济造成直接的重大打击,这次也是这样。对这种负面影响估计过大是不恰当的。
 
  近来媒体上有一种议论,即所谓“去美国化”。笔者认为这种说法过于简单,过于含糊,容易造成误解。这些年来,学术界一直在争论,美国是不是衰落了。笔者认为,美国的相对衰落是一个现实,而且是一种趋势,但美国仍然是唯一的超级大国,是世界上经济实力、军事实力和科技创新能力最强的国家,在今后的十多年里大概还会是这样。美国现在债台高筑,世界各国对美国的货币政策也多有批评,但美元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还将延续一段时间。中美两国经济上的相互依赖不断加深,去年双边贸易额近5000亿美元,互为第二大贸易伙伴。国际关系错综复杂,常常不是用很简短的用语可以概括的。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